当前位置: 首页 » 服务 » 法律服务 » 正文

法律提醒:写名字写电话的时候,一定要警惕,千万不要在白纸上随便签名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3-07-30  浏览次数:13479
核心提示:原标题:房子租了15年,却倒欠租户26万,女房东上诉失败,气得一夜白头2018年,在上海青浦区的一栋房子里,房东朱翠芳正在和一对

原标题:房子租了15年,却倒欠租户26万,女房东上诉失败,气得一夜白头

2018年,在上海青浦区的一栋房子里,房东朱翠芳正在和一对夫妻发生争执。这对夫妻是朱翠芳的租客,丈夫名叫祁选斌,今天朱翠芳过来,就是要把他们赶出自己的房子。朱翠芳生气地往外丢着祁选斌两口子的东西,祁选斌倒是不慌不忙,他一把扯住朱翠芳的手,对她说:“要赶我们出去?可以,把钱给我还回来,否则你就等着进牢里去吧!”


朱翠芳

祁选斌的话让朱翠芳又悲又愤,她是这两口子的房东,她已经租了15年的房子给他们了。这么些年,朱翠芳做好了一个房东该做的事情,却没想到被祁选斌反咬一口,上法院告她欠了他们26万元人民币。朱翠芳和祁选斌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矛盾以至于要对簿公堂?当了15 年女房东,为何倒欠租客26万?

离异独自打拼,一栋房子出租

朱翠芳的老家在江苏宿迁。年轻的时候,因为家境不是很好,想多挣一些钱,所以朱翠芳和丈夫便选择如同大部分的年轻人那样,到大城市上海打工攒钱。

来到上海之后,朱翠芳和丈夫都特别勤劳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由于没有什么文化,他们就去工地打工、去街头发传单、去饭店打下手。另外,他们还尝试过自己创业开店,在上海的每一天,两口子都是忙碌的。可是两个人的感情,也在日复一日的忙碌当中逐渐消磨。

2001年,朱翠芳的丈夫向她提出了离婚。两人分道扬镳之后,朱翠芳选择继续在上海打拼。

一个单身女人,没有感情的牵绊,没有家庭的负担,更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朱翠芳几乎做到了全年无休,每天把正式工作做完之后还有几份兼职。有一次她生病了,同事都劝她赶紧去医院,可她宁愿自己扛着熬过去,她说:“我身体没那么金贵,去医院干什么?又浪费钱,还浪费时间。”她硬生生地挺过去了,在这期间愣是没耽误一天的工作。

朱翠芳的努力没有被辜负,2003年,她成功地在上海郊区买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子。这是一栋小楼,一共有两层,一楼是两个门面,二楼有两个房间。这么大的房子,朱翠芳一个人住太浪费了,再者说这里是郊区,她住这儿的话平时上班也不方便。因此朱翠芳决定,把房子给租出去。

当时还是2003年,网络信息并不发达,朱翠芳用了最传统的方式,在自己的房子的外墙上张贴了租房告示,静等有缘人的到来。

一对夫妻租房,关系十分和谐

张贴了租房告示之后,朱翠芳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有人打电话来问房子的情况。中途,她回去过几次,每次都发现自己的租房告示被别人给揭掉了。又是一段时间以后,朱翠芳才终于接到一个自称是祁选斌的人的电话。

在打这通电话之前,祁选斌的妻子问他:“你为什么要过这么久才打电话啊?”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么长时间没人问,她肯定就会觉得自己的房子租不出去没有市场啊。她等急了我们再问,这样她就不会在价格上跟我们计较那么多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老把别人那告示给揭了?”

“我当然得揭,这要是被别人看见了,就该跟我竞价了,价格哄抬上去不就对我们不利了么?”打电话之前,祁选斌还一直在为自己的聪明沾沾自喜。

朱翠芳和祁选斌在电话里约定好,第二天一起去看房。第二天,双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朱翠芳以每年一万六的价格把一整栋房子都租给祁选斌两口子。朱翠芳也觉得租客是个爽快的人,所以在房子租出去之前,还专门叫了个保洁来把房间打扫得干干净净。

祁选斌两口子住进来之后,就把一楼的门面改装了一下,做起了三轮车售卖和维修的生意。这里虽然是郊区,但毕竟地方在上海,人口还是不少的,因此祁选斌的生意一直挺好。过了一段时间,祁选斌两口子又突发奇想,把楼上的房间改装成了棋牌室,供附近的人打麻将斗地主。很快,两口子的日子就过得红红火火。

逢年过节,祁选斌和自己老婆会带着一些特产去朱翠芳的家里看她。每次看到他们来,朱翠芳都特别高兴。她觉得自己运气特别好,第一次租房子就能遇到这么好的租客,跟自己相处也很融洽。祁选斌两口子回家的时候,朱翠芳都会让他们带上自己家里的好东西。在朱翠芳看来,人家既然用真心来待自己,那自己也该回报同样的真诚。

正因为双方关系处得好,哪怕祁选斌的经济状况越来越好,哪怕上海的物价已经越来越高,朱翠芳还是没有主动提出过涨房租。一直到2016年,工资水平和物价几乎都成倍增长了,朱翠芳才把房租调整到每年三万两千块钱。

在涨房租的时候,朱翠芳事先找祁选斌商量过,这一次,他一改往日的和善态度,对朱翠芳冷嘲热讽,言语之间的意思就是朱翠芳看他们发财眼红了,也想分一杯羹。祁选斌的话把朱翠芳气得够呛,但她还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气。朱翠芳安慰自己:“大家都认识那么多年了,算了算了,不跟他一般见识。”

涨租却收到传票,竟然欠下巨款

就这样,朱翠芳和祁选斌还算和平地又度过了一年,但上海的生活水平大家都知道,一个月一个样儿,于是2017年,朱翠芳又想根据市场情况把房租涨到4万块钱一年。

“什么?又涨房租?你当我们是提款机啊,你说涨就涨。”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涨房租也是有正当理由的。再说了,这么多年,我信得过你们的人品,后面连合同都没再签了。现在我只是根据市场行情来调价而已,你话别这么难听。”

“嫌我说话难听,那你别做那么难看的事儿啊。行了行了别说了,我回去想想。”

朱翠芳也就没再跟祁选斌争论,可她没想到,在等着祁选斌想想的结果那段时间里,她竟然收到了一张上海青浦区法院的传票。

匪夷所思的朱翠芳,震惊地看到祁选斌将她告上了法院,理由是朱翠芳欠了他二十六万的巨款。气急败坏的朱翠芳立马动身去找祁选斌,打算跟他说个清楚。

“你说清楚,我什么时候欠你那么多钱了?”

“你跟我说你要在上海市区买房子,急需用钱,想让我预支房租,我也很理解你的难处,所以一口气给你付了5年的房租,这就是16万。但是你的钱还是不够,正好我做生意什么的也挣了点儿小钱,所以我就又借了10万给你。统共加起来,可不就是26万么?”

“祁选斌你编故事的本事什么时候这么好了?我要不是当事人我都得相信有这么一回事儿了。”

眼见朱翠芳不承认,祁选斌拿出一张借条,借条下面还有朱翠芳亲手写下的名字和电话。

朱翠芳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签了这张借条,更无法相信自己会借这么大一笔钱然后再搞忘记。可是祁选斌言之凿凿,非得要朱翠芳还钱,逼得朱翠芳大脑无法思考了。

回去之后,她越想越不对,便打电话给祁选斌,要他拿着借条去鉴定笔迹。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签借条,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朱翠芳相信,笔迹鉴定一定可以还她一个清白。可没想到,第二天的鉴定结果显示,名字和电话就是朱翠芳亲手所写。

这样的结果让朱翠芳无法接受,更令她无法接受的是,因为拿不出证据,青浦区法院的一审结果,是判她归还祁选斌十万块钱,还得书面承认对方那五年的居住权。一审结束之后,朱翠芳又去找了祁选斌,并且她还提前打开了手机录音,就是想要收集证据。

然而祁选斌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说话滴水不漏,一口咬定就是朱翠芳欠了钱还想赖账。朱翠芳跟他周旋了许久,完全没抓住他的漏洞,反而还让自己更加沮丧了。


上诉多次失败,气到一夜白头

面对一审的结果,朱翠芳自然是不服的,没有做就是没有做,说什么也不能被逼着承担。于是,2018年,她又向法院提起了上诉,这一次,有专家给她指点过,让她对祁选斌采用测谎仪。在工作人员的见证下,祁选斌被安排了测谎仪的检测。检测之前,朱翠芳信心十足,她觉得高科技一定会让祁选斌露出马脚。

然而结果又一次让朱翠芳失望了,祁选斌心理素质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好,竟然完美地通过了测谎仪的测试。这下,朱翠芳是一点儿优势也没有了。

接下来在法庭上,祁选斌又给了朱翠芳一个打击,他带来了两个证人,他的妹夫和麻将馆的老顾客顾女士。祁选斌的妹夫说:“我哥确实借了十万块钱给朱翠芳,为什么我知道呢?因为当时我哥手头上也没那么多钱,看她要得急,就在我这儿又借了钱给她凑够了十万。我哥这么仗义,她怎么好意思赖账的。”

顾女士也开口说:“当时祁选斌是拿现金给的朱翠芳,他给钱的时候,我正好来他们家里打麻将,碰巧就亲眼看到了。”

不仅祁选斌说得有鼻子有眼,两个证人也说得很详细,朱翠芳听了,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失忆症,真的借了祁选斌的钱不记得了。因为过程已经很明确了,而且人证物证十分详细,所以二审的结果也不意外,判朱翠芳尽数归还26万给祁选斌,还要支付违约金和律师费。

二审的结果,彻底把朱翠芳给打趴下了,她知道自己没有借钱,可她没有办法证明自己。晚上,朱翠芳一个人喝着闷酒,一边哭一边自言自语:“瞧瞧我混了个什么德行出来,辛辛苦苦打了几十年工,好不容易买了个房子,结果反倒欠了人家那么多钱,惹了一身腥。”


朱翠芳几年前后对比

46岁的朱翠芳在第二天醒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的头发一夜之间都白了大半。看着镜子里头发花白的自己,朱翠芳悲从中来。从那以后,她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常常生病,腿脚感觉也不利索了。

她甚至还想过自杀,也采取过自杀的行为。在她煤气自杀的时候,万幸邻居发现她家气味异常,赶忙撞开门救了她,这才没死成。可是朱翠芳活着的每一天,内心都极度痛苦。

签名踏入陷阱,诡计终被识破

在偶然的一天,朱翠芳的同事找她要电话号码,这事儿让她灵光一现。她突然想起,前几年有一回,祁选斌也是找她要电话号码,说是为了方便联系,然后祁选斌就给了她一张白纸。朱翠芳也没多想,直接就在白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还多此一举地在后面写了个名字。


是了,就是这件事!朱翠芳赶忙联系律师:“一定是后来他在我写了电话名字的纸上,补写了借条,这样就相当于是我自己在借条上亲笔签名了,我就赖不掉了。”律师赶紧把这一重大发现报告给了检察院。随后,这件事情被移交给了青浦区公安局,正式立案调查。

调查的突破口,在那两个证人身上。警方把祁选斌妹夫和顾女士都传唤到了公安局,两人没想到,警察竟然知情了。二人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一五一十全都交代了,是祁选斌用钱来诱惑他们,他们这才答应做假证的。他们在法庭上说的那些话,事实上并没有发生过。

证人交代了,祁选斌被叫到公安局之后却还负隅顽抗,他的心理素质是真的可以,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撒谎。后来在警察的审讯技巧作用下,也是在公权力的警告下,祁选斌终于承认,是自己制造了假证明,诬陷了朱翠芳。

三年了,朱翠芳终于等到了水落石出的这一天。压在她身上的大石头,终于土崩瓦解,那见鬼的债务,终于不再是她的枷锁了。朱翠芳错信了坏人,导致自己受苦受累。而祁选斌两口子原本幸福的生活,直接被自己亲手葬送,纯属活该。


结语

2020年9月份,祁选斌接受了法律的审判,三到十年的有期徒刑正等待着他。而那两个作伪证的人,也别想逃过法律的制裁。终于这一起案件的恶人,通通都受到了惩罚,作为受害者的朱翠芳,也终于能够放下负担,重新拥抱未来的新生活了。

朱翠芳的例子不是唯一,已经有很多人因为签名不谨慎,导致自己财产受到了严重的损坏。而他们的遭遇也给我们提了个醒,写名字写电话的时候,一定要警惕,千万不要在白纸上随便签名字,否则说不定未来就会有麻烦找上门来。还有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一切涉及到金钱交易的事情,一定要有正规的书面文件。程序正当,并不是麻烦,而是保护好自己的必要手段。


 
 
[ 服务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服务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