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三湘名人 » 正文

丈夫被主席3次提及,49年上交一斤多黄金,女乞丐上交党费的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4-02-03  浏览次数:5553
核心提示:1949年,一个女乞丐胸前裹着个瘦骨伶仃孩子,来到了湖南平江县委。只见她的一身衣服破旧得不成样子,就像是被老鼠啃咬过的无数块

1949年,一个女乞丐胸前裹着个瘦骨伶仃孩子,来到了湖南平江县委。


只见她的一身衣服破旧得不成样子,就像是被老鼠啃咬过的无数块破布拼成的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乞讨专用的大碗。


怀中的孩子也不知是被饿着了还是怎么,一脸委屈痛苦的样子。


平江县委门口的小卫士看着面前的母子二人,以为他们是来讨饭的,想让他们离开却又不忍心。


但又想到平江刚刚解放,城内人员鱼龙混杂,一时间无法确定这个女乞丐的身份,就让她久留在县委门口,也不安全。


于是思来想去,小卫士还是上前去,准备让女乞丐离开。


结果就在这时,却只见女乞丐一脸诚恳地率先开口道:“请问县委书记在吗?请你们帮我联系一下,让我见他一面吧,我有

正事。”


小卫士无法辨别对方说得真假,更无从确定对方的身份,一时间手足无措。


这时,女乞丐还在坚持,她说,自己有一份十分重要的东西,必须要交到县委书记的手上。


小卫士无奈,只能自己先看着这个女乞丐,拦住另一个正好要进门的同志,大概将事情说了一下,让其代为通传。


很快,平江县委书记齐寿良就得知了门口有女乞丐坚持要见自己的事情。


尽管当时他要处理的事情还很多,也不认识什么女乞丐,但是想到事出有因,自己还是见一见的好。


于是不一会儿,门口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乞丐就出现在了齐寿良的办公室。


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一进门,女乞丐就将自己胸前的裹布解开来,将怀中的孩子放了下来,而后像变戏法一般掏出了一个布

兜。


这时,带着女乞丐进来的同志心中不免一惊,生怕是什么危险的东西。


似乎是察觉到了大家的担心,女乞丐打开布兜的动作小心翼翼。


直到布兜被完全打开来,众人才看清楚,那个破破烂烂的布兜里分明是金灿灿的黄金,而且看着得有一斤多的样子。


任谁能想到,一个穿着如此破烂的女乞丐身上,会藏着这么多的黄金。


而且既然有这黄金,她又为什么还过着这样的生活呢?众人包括平江县委书记齐寿良在内,无不惊奇。


而将黄金展示在大家眼前的女乞丐,这时却仿佛终于卸下了重担。


之间她重重地叹了一声气,而后对齐寿良哽咽说道:“齐书记,这是我的丈夫涂正坤牺牲时,湘赣特委留下的12两黄金,我

藏着它,讨米十年,未动分毫,今天终于可以上交了!另外4两黄金是做童养媳时的嫁妆,这十年来我都没有交过党费,今天

也一并交了!”


齐寿良闻言一怔,在抬头看着这对乞讨的母子俩,眼神中都充满敬意。


原来,这个女乞丐名叫朱引梅。


而她的丈夫涂正坤正是此前壮烈牺牲的湘赣特委书记,他的英名更曾被毛主席3次提及。


1939年6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秘密包围驻平江新四军的通讯处,一手制造了“平江惨案”,震惊全国。


而当时同时身担新四军上校参议,平江留守处(后改为通讯处)主任的涂正坤在这场惨案中被杀害,时年42岁。


涂正坤牺牲这天,同时也成为了朱引梅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在此之前,朱引梅只是一个29岁的女党员,和丈夫拥有着共同的革命信仰,他们的孩子明涛刚满十个月。


而就在平江惨案发生时,朱引梅正在街上捡药。


她慌了神,一面担心丈夫出什么差池,一面往家赶,想到孩子,她更加慌神。


而等到她赶回家时,不出所料地发现,家中已经被洗劫过了,孩子也不见了踪影。


正当她悲从中来,六神无主之际,邻居才赶紧将她拽出了门,去到了他们家,原来,匪徒此前冲进来的时候,是邻居夫妇将

明涛抱了去,并坚称这是他们夫妇的孩子,这才让救下了孩子。


朱引梅感激不已,这时的她也终于镇定下来。


而后在当地邻里乡亲和组织上的帮助下,朱引梅带着孩子总算躲过一劫。


得知丈夫死讯的她强忍着悲痛,整理丈夫的遗物,却出乎意料地发现了涂正坤保存作党的活动经费的一斤多黄金,她赶紧将

黄金收了起来,用破布兜包好,藏在身上。


之后,她又准备给丈夫办理后事,结果遗体还没下葬,匪徒就又来了。


为了防止匪徒“斩草除根”,也为了能将黄金安然交还给组织,朱引梅顾不上和丈夫告别,就匆匆带着孩子,还有那一斤多

的黄金,离开平江一头扎进了深山。


一开始,朱引梅原本以为很快就能等到组织,将黄金交还,结果这一等,她就等了10年。


十年间,她一直带着孩子过着东躲西藏,沿门乞讨的生活。


他们娘俩穿梭在湖南湖北、平江浏阳交界的大山中,多数时候因为山中人家很少,乞讨不到吃食,只能靠挖野菜,摘野果过

活。


而破旧的庙宇、大树下还有牛棚里,就是他们睡觉的地方。


看着孩子饿得面黄肌瘦,朱引梅心痛不已,她自己怎么样都可以,但是让孩子小小年纪跟着自己这样吃苦,朱引梅不忍心,却也别无他法。


即便是在极端的困境下,朱引梅也没有动过身上破布兜中黄金的念头。


尽管丈夫已经牺牲,完全可以用“人死债亡”来推脱,但朱引梅心中的信念坚定不移,她不想玷污丈夫的一世清白,更发誓

要给儿子做出好榜样。


就这样朱引梅咬紧牙关,苦熬10年,1949年8月,平江解放了!


在外流浪了10年的朱引梅,终于带着儿子回到了平江,多年的心愿也终于到了可以了却的一天。


离开时29岁风华正茂,归来时已经头发花白,牙齿掉了大半,腰也弯了,完全不像是39岁中年妇女模样的朱引梅,出现在了

平江县委。


一斤多的黄金,十载的坚守与苦难,在交上黄金的那一刻,终于都值了。


朱引梅说:“我一世清清白白,从没起过歪心,要不然那一斤多的金子就不会上交。”


后来,经过组织上查证属实,湖南省财政厅特意为朱引梅批了点钱,用于购房。


这也算是对朱引梅一家的一点补偿了,而朱引梅和涂正坤的儿子涂明涛后来,也一直教育涂家后代,遵纪守法,时刻牢记自

己是烈士后人,继承先辈遗志,不争名逐利,老老实实为党工作。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