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三湘名人 » 正文

在国家新领导人员中有个湖南人:全国政协副主席郑建邦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21  作者:湘江水  浏览次数:13594
核心提示:【湖南人在上海网站消息】在3月14日下午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61岁的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郑建邦当选为


【湖南人在上海网站消息】在3月14日下午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61岁的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郑建邦当选为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郑建邦
虽然生在北京、长在东北,但郑建邦从小就知道自己的根在湖南。

郑建邦的祖父——抗日名将郑洞国是常德石门人。作为最早参加抗战的国民党将领之一,郑洞国相继率部参加了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昆仑关战役、鄂西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国远征军对日作战等重要战役。解放后,郑洞国曾任第五、六、七届民革中央副主席。
1982年,郑建邦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工作,得以陪伴祖父左右,并深受其家国情怀感染:“祖父是典型的湖南人个性,我们湖南人都是骡子,坚韧不拔,奋斗到底。”

郑洞国
郑洞国旧照
郑建邦最近一次回湖南是2017年12月,他将祖父曾使用过的皮大衣、印章、墨盒,收藏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徽章、手枪枪套等12件文物悉数捐献给了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
捐赠仪式第二天,他回到家乡石门,参加湖南省郑洞国教育基金会石门一中园丁奖暨第十期奖学金颁发仪式。
对于石门一中,郑建邦有着一份特殊情结。祖父虽早年离开石门,但一直关心家乡,尤其是教育事业,抗战期间便参与创办了九澧私立中学(即石门一中前身)。2008年4月,郑建邦发起成立了湖南郑洞国教育基金会,旨在资助贫困学生,奖励优秀教师。基金会成立以来,郑建邦每年都会回乡为师生颁奖。
2006年清明,根据郑洞国生前遗愿,其骨灰由北京八宝山迁回石门,安葬于夹山南麓。郑建邦一直记得,1991年1月,88岁的祖父临终前留下一句话:“我现在对国事、家事均无所憾,只可惜没有看到祖国统一。将来国家统一了,国民革命就算彻底成功了。”
继承祖父遗志,郑建邦在民革中央工作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两岸和平发展,与许多台湾同胞结下了深厚情谊。在谈到台湾当局及“台·独”分裂活动时,担任全国台湾研究会副会长的郑建邦说:“民进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政治目的倒行逆施,既不利于两岸关系,也不利于台湾民众。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随着台湾民众的觉醒,民进党前景可想而知。”

采访郑建邦
记者采访时照片
湖南人血液里有家国情怀
记者问:您在北方出生成长,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是湖南人?您觉得自己有湖南人的性格吗?
郑建邦:
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湖南人,家里做的都是湖南菜,吃辣比你们差一点,但是也还可以,不辣就觉得菜没有味道。
我成长在东北,祖父在北京,小时候没有一起生活。但是上世纪80年代初,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北京工作,直到祖父去世,我们一起生活了十几年。老人家的精神、品格、修养、政治理念和追求,对我影响很大。祖父是典型的湖南人个性,我们湖南人都是骡子嘛,坚韧不拔,奋斗到底,我也有这种内在特质。

记者:2017年换届后的民革中央领导人中,除了您之外,何报翔和田红旗两位民革中央副主席也来自湖南。民革和湖南的渊源颇深。
郑建邦
湖南人杰地灵,中国近现代以来英杰辈出,从中共到各民主党派,都涌现出了一批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包括我们民革先辈程潜。
湖南人的湖湘文化精神、家国情怀和敢为天下先的特质,在中共和包括民革在内的民主党派中都有一种精神传承。大概湖南人血液里都有这种气质,我们感到责任重大。

您每年都回湖南老家看看,哪些方面的变化令您印象比较深?
郑建邦
湖南这些年的发展成绩有目共睹,经济建设、社会进步、人民精神面貌都有了很大改变。我的老家常德石门现在还是一个贫困县,但应当说绝大多数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准都有了很大提高。我到哪儿首先看房子,这是最直观的。虽然我来去匆匆,但从公路两侧看到,石门乡亲的房子还是建得不错。脱贫攻坚的关键在产业,石门有一产业——柑橘,石门柑橘非常好,每年亲友会给我寄一点儿。还有茶叶等产业,可以说让大多数农民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记者:您对湖南发展有什么建议?
郑建邦
湖南是鱼米之乡,农业基础不错,工业也有一定基础,但相对于一些兄弟省份,湖南发展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我们要认真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学懂、弄通、做实”,我们湖南人、包括我们这些在外面的游子怎么把家乡建设好,都要好好在这6个字上动脑筋。我觉得在改革开放、解放思想上,湖南还可以再下大力气做几篇大文章,多看看长三角、珠三角在做什么。
祖辈留下了宝贵精神财富
记者:2017年12月,您将郑洞国将军的许多珍贵文物捐献给了湖南抗日战争纪念馆,当时出于什么考虑?
郑建邦
这些抗日文物放在我家里就是一个物件,但是捐出来能起到很好的社会效益,让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能了解中华民族抗日战争那一段最艰难的历史,不要忘记过去的苦难和先辈们的牺牲。
我不光捐给湖南抗战纪念馆,还曾捐给卢沟桥抗战纪念馆、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黄埔军校旧址纪念馆等,我觉得这些东西都不应当自己据有。
记者:有什么纪念品是您自己会一直保留的?
郑建邦
最后保留的肯定就是祖辈给我们留下的精神。

网站二维码_副本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