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湖湘文化 » 文学园地 » 正文

余开亮散文《最难忘故乡情》喜获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6-21  浏览次数:43256

湖南人在上海网站消息:最近,在上海的湖南老乡余开亮先生参加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获得了一等奖,他的参赛文章是《最难忘故乡情》,编号是1905


图为余开亮先生近照

今年的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是由中国散文网、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办,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中国诗书画家网、人人文学网、奥华文学网、中华诗词网等协办的,由海内外诗人作家的踊跃投稿,有文学名家的最新力作,有华人华侨优秀佳作,也有诗歌散文新秀之作,真正反映出当代诗歌散文的辉煌成就。经过中国散文网、华夏博学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和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散文学会、中国现代文学馆、人民日报社、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北京大学、中国作协《诗刊》社等专家学者组成的评委会分组评审,一致认为余开亮先生的《最难忘故乡情》,编号是1905,以较高的文学水准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第六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


其实,他去年也获得了全国性大奖。他去年参加了第四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大赛,获得了银奖。他的参赛文章是《中华之花永不凋谢》,编号4906

早在二十年前,他的文章就在全国最权威、发行量最大的报刊《人民日报》上发表过。

1999724日《人民日报》第5版刊登了他的文章《鸭场长的期盼》(湖南省郴州市畜牧水产局余开亮),当时他在郴州水产局工作。





下面全文转载获奖散文:最难忘故乡情


最难忘故乡情 作者/余开亮


“君自故乡来 ,应知故乡事。”“独在异乡为异客, 每逢佳节倍思亲。”“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每当吟诵起这些古圣先贤诗句的时候,情不自禁地就想起了故乡,想起了妈妈慈祥的笑容,想起了爸爸宽阔的双肩,想起乡亲们和蔼可亲的笑脸……

故乡是一杯酒,故乡是一首诗,故乡是一幅画,故乡是一曲歌, 故乡是一个梦,故乡是生命的起源,故乡是前进的动力,故乡是灵魂的寄托、希望和归宿。

我的故乡是中国湖南山青水秀的好地方。据先人们讲,很久以前,皇帝派钦差大臣从长安出发到全国各地去选郡址,先选了长沙,叫长沙郡;次选了零陵,叫零陵郡;三选了桂阳,叫桂阳郡。在选桂阳郡址的时候,突然,钦差大臣的坐骑一声长嘶,吓了钦差大臣一大跳,差点把钦差大臣从马上摔下来,钦差大臣赶忙抬起头一看,简直惊呆了,只见大龙岭山头上祥云缭绕,仙鹤翩翩,杜鹃盛开,百花齐放,流水潺潺。于是,钦差大臣大声感叹道:“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神仙宝地,作为郡址真是太浪费了,此乃上天所赐,是神仙眷侣传经布道的好地方。我还是另选郡址吧。”他猛挥一鞭,骏马跃过了舂陵河,马停之处就选为桂阳郡址。如果看过罗贯中先生写的《三国演义》就会知道关云长取长沙郡,张飞取零陵郡,赵子龙取桂阳郡。赵子龙取的桂阳郡就是与我们家乡一河之隔的桂阳郡。


传说大龙岭有天鹅孵蛋,道士说天鹅有蛋科科中,天鹅无蛋五百年中一科。大龙岭山顶建有天佛院、飞黄阁、古柏斋、峰火台、跑马道、漂流滑道。天佛院历年来香烟缭绕,信众甚多。飞黄阁、古柏斋书声琅琅,吟诗作画。峰火台雄伟壮观,屡立奇功。周围还有七个小的峰火台,号称八龙寨,寨与寨之间全部由石板路连接,这些石板路全部是我们的祖先自家修建的。我们的祖先世世代代都出名医。凡是长沙郡、零陵郡、武陵郡等其他地方治不好的病人,一抬到我们家乡—-桂阳郡荷叶塘来,我们的祖先立马就能治好。因此世世代代以来,我们家乡没出过强盗、没有出过罪犯。

祖辈们总是告诫我们:“人要人从,鸟要毛从。不管走到哪里,都要与当地环境相适应,与当地人民相和谐。要文武双修,不可偏废。文不借笔,武不求刀,”祖辈们既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我们村子罗余两姓千百年来从没有发生过打架斗殴械斗之事,也从未与周围的刘村、张村、李村(全国举重冠军李霞的家乡)、朱村、杜村、高村、周村、唐村、范村、雷村、欧阳村(闻名全世界的舍己救人英雄欧阳海家乡)、何村、谢村、温溪村(世界举重冠军张旺丽的家乡)等比邻村子发生过流血械斗之事。虽然有祖传的梅花桩、齐眉棍、滚地刀护寨护村护院护家护身,也从不争强好胜,招惹是非。

遇有强盗、外敌入侵,该出手时就出手,稳准狠一招致命,并马上点燃峰火台传递信号,周围群众男女老幼全部武装,进入战斗状态。太平天国进入湖南后,害怕八龙寨的威名,想借道由此经过去衡阳,八龙寨寨主不同意,太平军只好改道,多走几百里绕路去衡阳。但八龙寨寨主答应太平天国一个条件,他们的伤病员可以留下并且得到保护,就在八龙寨下面建了一排房子,叫太平营,现在还有村民在此居住。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想从北向南,把湖南广东连成一片,我们的峰火台再次发挥威力,男女老幼又一次全部武装。白天云雾烟笼罩整个区域,夜晚更是天赐良机。日本鬼子来到此处就变成了瞎子,什么也看不见,而我们祖传的梅花桩、齐眉棍、滚地刀历来要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练得滚瓜烂熟,就好像白天一样,这时正好派上用场。来一个日本鬼子消灭一个,来两个消灭一双,日本鬼子始终未能逾越半步。

大家最记忆犹新的可能是2008年的冰灾。京广线中断几十个小时,境内断水断电断路断树断枝断叶,而且奇寒。温家宝总理寝室难安一周之内连续跑三次,拯救了许多人的生命。这就是我的家乡所在地。

令人遗憾的是现在山顶一片瓦砾,天佛院、飞黄阁、古柏斋、峰火台、跑马道、漂流滑道已经荡然无存。桂阳郡也早已经连降两级,由郡变为县了。好在祖先为我们修的石板路,敲烂之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水泥路,而且有了新名称:S214,正从山麓通过。从广州来此坐高铁只需80分钟,由深圳到此坐高铁也只需100分钟。广东、深圳各有近一亿人口,每年若有十分之一到我们家乡旅游就有近两千万人,每人消费一千元,就是近两百亿元。若能恢复昔日荣光,变成旅游胜地,我的家乡,甚至整个桂阳县、郴州市、湖南省都会获益良多。我希望有缘之人能够重建天佛院、飞黄阁、峰火台、跑马道,漂流滑道,使昔日的辉煌能够重现,使先辈们的优良传统能够发扬,使爱国主义传统能够代代相传,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全世界人们的心中生根、开花、结果,正如我们的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所说“芙蓉国里尽朝晖”。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 湖湘文化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相关湖湘文化
推荐湖湘文化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