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三湘名人 » 陈明仁 » 正文

陈明仁:上将,前半生是抗日名将,后半生永远跟党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5-18  浏览次数:1286
核心提示:1974年5月21日,陈明仁上将躺在床前,微微睁开双眼,强打起精神,张开口用无力的声音对妻子萧毅说:“我将不久于人世,你若是把

1974年5月21日,陈明仁上将躺在床前,微微睁开双眼,强打起精神,张开口用无力的声音对妻子萧毅说:“我将不久于人世,你若是把那些身外之物交给国家,以尽我对祖国的最后一份心意,我也当含笑九泉。”


那些身外之物是什么?为什么陈明仁上将不在生前亲自上交政府?陈明仁上将为何执着于这个?这一切的答案,得追溯到陈明仁上将的前半生。

陈明仁是黄埔第一期毕业生,1903年出生,与毛主席是半个老乡——湖南醴陵人。他大半辈子都是国民党军人,直到1949年5月起义,响应我党的号召,投身新中国政府的军政建设中。

毛主席与蒋介石,对陈明仁都是赞不绝口,毫不吝啬夸奖之词。毛主席对陈说:“我看林彪打仗就不如你呦。”蒋介石也不甘落后,放话:“陈明仁是黄埔一期的一面旗帜。”

在听到陈明仁湖南起义的消息后,蒋介石气得火冒三丈,恨不得跑到他面前去质问“为什么”。

陈明仁的出类拔萃是在1925年1月的第一次东征,粤系军阀陈炯明背叛革命,夺取广州。蒋介石、周恩来,与黄埔军校的苏联顾问,商量决定,进行第一次东征,安定后方广州,平陈炯明叛变之乱。

当时最该压上前线,平定叛乱的滇军,因隶属大元帅府的滇军将领杨希闽拒绝服从命令,使得黄埔教导团和黄埔学生不得不上战场,毕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蒋介石等人,指挥不动滇军,可以说是情有可原。因为去年9月的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北京政变爆发,孙中山被邀请去主持国事,孙刚到北京没多久,就发现肝癌晚期,病入膏肓,药石无医。

顿时间, 本以广州政府为指挥系统的北伐军,因孙中山的半生半死,致群龙无首;湘军、滇军又在江西新败。调动不了滇军,可以说是必然之事。

第一次东征中,陈明仁表现得特别出色,一路从普通士兵,升至见习排长、少尉排长。他常常身先士卒,毫不惜命,顶着敌人的炮火带头冲锋,让关键时候上前线视察的蒋介石、廖仲恺、周恩来、苏联顾问等人眼前一亮,注意到他。

7月,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国民革命军新建,黄埔军校的部队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一军,蒋介石为军长,周恩来为军政治部主任。

国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二师第四团团长叫刘尧宸,特别看重陈明仁,特地将他调到自己麾下任中尉排长一职。该排的上级连长名叫李垠,同样是黄埔第一期毕业生,见陈明仁被团长这样看重和厚待,感到浓浓的危机感,认为他会抢走自己的官位,便用尽各种办法折腾他,想他犯错被踢出军队,或主动离职。

陈明仁的脾气火爆,对那些不爽、不公正的事情,容忍度极低。因此李垠的挑衅,稍微忍了一两次后,遂开始反唇相讥,有一次忍不住动手给连长脸上来了一巴掌。


李垠先怒后喜,自认为抓住了陈明仁的把柄,装作委屈和无奈的模样,没找营长,找到团长刘尧宸,将这件事添油加醋,编出一个下级侮辱上级、不听指挥的故事,强烈要求严惩陈明仁!

刘尧宸洞若观火,清楚李垠在暗地里的小动作,便敷衍了事,没给处罚。这让李垠更加恼火,对陈明仁更加不满,心里生出一个更恶毒更奸诈的诡计。

军事训练紧张且紧凑,李垠做出悔恨和关心的姿态,看望陈明仁,像是一个追求者、仰慕者一样。陈明仁见李垠“恢复”正常,便接过台阶,将前面的事情一笔勾销,也道歉说:“只怪我争强好胜,失礼冒犯,铸成大错,幸好连长大人不记小人过,没有责罚我。我内心愧疚,还请连长原谅我过去的所作所为。”

李垠内心冷笑,表面却是愧不敢当、受宠若惊的作派,他趁机提议:“咱革命兄弟过几天放假,一起去外面散散心,好好耍耍联络联络感情。”陈明仁自然是开心地,高兴地答应下来。

数日后放假,陈明仁、李垠一行人先是在广州城逛了一会,然后进酒楼大吃大喝一顿,什么海味、名酒等等都上了,李垠主动请客的。

吃得尽兴,吃得差不多了,陈明仁等人准备打道回府,可李垠拦着不肯,说要带弟兄们玩玩好玩的,众人好奇,就说去看看,陈明仁也随波逐流,跟着一起。


待到嫣春楼前厅,一群衣着暴露的女人扑上前,陈明仁哪还不明白这是什么地方。虽然很累,虽然很醉,但他还是坚持婉拒不去。

李垠早已为他物色好佳人——染性病的妓女,哪能放他走,劝说他只是偶尔玩玩,没关系;同行人也是起哄说一起来,你一人不来多无趣,不过是逢场作戏。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陈明仁半推半就上了床,没过几天身体不舒服,就查出花柳病。他知道自己是上了李垠得当,但难以启齿,更不敢住院治疗。李垠自然知道陈明仁已是染病,便向营长告状,言他无军人之德行,竟然狎妓染病,必须惩治处分,不然人人像他这般,革命军还是革命军吗?

营长知道陈明仁是团长的爱将,没有冒然处置,而是将事情报告给团长刘尧宸。刘尧宸没有责备,而是吩咐营长安排陈明仁去医院治疗,可以多住几天,病被彻底治好后再归队。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李垠也暂时熄灭了针对的想法。

第一次东征并未将陈炯明彻底消灭,他在国内反动派和国外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再次膨胀强大起来,生出再谋广州的想法。因此,第二次东征开始,陈明仁病好归队,随军从虎门出发,向东莞进军。

在与敌人争夺东山制高点时,陈明仁率领全排战士勇不可挡,抢占住制高点,还以一个排的力量缴械敌人一个连,作为部队的先锋攻入东莞。陈明仁和陈明仁带领的全排,功冠全团。

10月份,攻打易守难攻、城高墙厚、三面环水的惠州城时,陈明仁已是连长。当时部队进行集团冲锋,伤亡惨重,团长刘尧宸亲赴前线指挥作战。陈明仁劝他先走,这里太危险了,却被一句黄埔军校的校训“贪生怕死勿入斯门”的话说回去,没有再劝。

之后搭云梯登城肉搏,刘尧宸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抢先一步爬云梯。突然,城墙上射出一梭子弹,刘尧宸当场牺牲。

陈明仁失声痛哭,冲过去接住刘尧宸的尸体,大喊发誓:“团长,我们一定会给你报仇!不拿下惠州城,我和你一起走!”

这时何应钦也带着人赶来,见到这番情况,便让陈明仁指挥其余队员攻城。陈明仁腰上别着几颗手榴弹,扛起青天白日旗,呐喊一声:“不怕死地跟我冲!”说完,便一马当先爬上云梯,众人见状,便也争先恐后地开始攀爬,前仆后继,一批倒下,又一批人跟上。

陈赓在此次攻城战中左脚受伤,强忍着疼痛继续进攻。而陈明仁率先登上城楼,插上军旗,鼓舞士气,用两颗手榴弹打开局面,为攻下惠州城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战后,惠州城望江亭,东征军开庆祝大会,陈明仁得到全军鸣枪三响、全体司号吹号三番的致敬,官升少校营长。

如此礼遇和荣誉,让陈明仁感激涕零,当着众人表示:“校长的滴水之恩,我自当涌泉相报!”听到这话,蒋介石满意地笑了,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从这时候开始,刚满22岁的陈明仁,就决心效忠蒋介石,坚定不移地跟着蒋介石走。

抗日战争中,陈明仁称得上是抗日名将,九江战役,毙敌、伤敌占武汉会战的一半;昆仑血战,巧布口袋阵,围攻日军,日军伤亡五千余人,日军一旅团长被当场击毙;

中缅边界,陈明仁与日军交战十余次,日军号称坚不可摧、不可能被攻破的回龙山要塞,被他三两下便攻克,日军两个师团的大部队被消灭。此战,让盟军将领称赞为军事指挥艺术的杰作,陈明仁抗日名将的赞誉又得到国外媒体的认可。

有趣的是,1944年的时候,抗日颇有名气、黄埔一期毕业生、陆军大学进修过的陈明仁,不过是中国远征军一军的副军长,待到在滇缅消灭了相当数量的日寇,才升为军长。

为什么升官如此之慢呢?不仅慢,还曲折?这是因为陈明仁的性格,他虽在国民党,忠诚于蒋介石,可他的忠诚不是愚昧和盲目的,他还是有着自己的理想和坚持。从生平事迹和性格追求来看,陈明仁更像是个共产党人。


昔日,宋美龄欲为蒋介石收陈明仁这员虎将的心,便想撮合廖仲恺豆蔻年华的女儿与陈明仁结合。可宋美龄和蒋介石怎样都没想到,这等美事,陈明仁竟然干脆果断地拒绝了。这多少有些触怒了宋美龄。

从这件事上,不难看出陈明仁不畏强权、性格倔强、强硬果决的特点。若仅是如此,那也就罢了了,可他的倔强、刚强,促使他不能完全依附于蒋介石做个愚忠之臣。

陈明仁虽然忠心蒋介石,但并不会一味地顺从应和,这就让听惯了“甜言蜜语”、百依百顺的老蒋很不爽,进而对他的忠心表示怀疑,因而对他的仕途不多加干预,听之任之;又因他过于刚正不阿,对上不恭敬,上官自然也是不愿意提拔他,而是想办法去刻意折腾他、打压他。

蒋介石看错了陈明仁,陈再如何倔强,不到山穷水尽,大多数时候都是绝对忠心的。解放战争刚刚开始,陈明仁就被蒋介石的一纸调令,从中国最南方的滇缅边界,率部队转到中国最北方的东北。

“死守四平”一战,打得实在漂亮,蒋介石一高兴就给陈明仁升官第七兵团司令,荣获青天白日勋章。可是没过多久,陈明仁又被人以莫须有的罪名撤职撸官,到南京总统府做闲职。

再次被闲置以后,陈明仁便对国民党和蒋介石产生反感,逐渐投入到我党的怀抱中。1948年10月,蒋介石手上实在没人能用了,遂派出能干的陈明仁,上任华中“剿总”副司令、武汉警备司令、第29军军长、第1兵团司令。


这一时期,陈明仁与湖南省主席、长沙“绥靖”主任程潜密切来往,而程潜是倾向于和平,不提倡战争的。

早在1949年2月,远在西柏坡的毛主席,就断定长沙存在很大的和平解决的可能性。为此,毛主席在渡江战役发动前,特地让章士钊给陈明仁带去几句话,促使陈下定和平起义的决心。

当初白崇禧率军驻扎在长沙,毛主席深知此人反共决心之强烈,便命令四野分兵进军湖南,迫使白崇禧放弃直接掌控长沙,逼着他进行间接控制。

为争取陈明仁起义,毛主席曾指示中央军委,可以保留他兵团司令的职位,并且表示在湖南人民临时军政委会成立后,推举他作湖南省展示主席。可谓是诚意满满。

程潜、陈明仁的奇怪举动,不是没人看到,广州政府的行政院长阎锡山,给陈明仁发来一篇急电问责,是什么个情况?为了避免在正式通电起义前横生枝节,陈明仁决定先稳住国民党广州政府为好,便复电解释:“弟为党国效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决心于长沙为四平,与共军决一死战。”

电报刚发完,陈明仁就邀请李君九、张严佛、吴相和等人,一同商量起草《告第一兵团全体官兵书》,以及给阎锡山、蒋介石、顾祝同等国民党军政高官的电文。那些电文发出的前一个晚上,白崇禧给陈明仁打去三个电话,陈就是不接,最后还把电话线剪断了。


陈明仁、程潜、刘进、李默庵等37位将领联名通电起义,长沙和平解放,这深深震撼了华南、西南、西北的国民党反动派部队,加速了国民党集团在大陆的覆灭速度。

有趣的一件事发生了,陈明仁通电起义提到国名党政府腐败和蒋介石无能,第二天美国《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中也提到相关的事情。

长沙和平起义,可湘南、湘西仍被国民党军控制着,起义部队时有反叛。因此,陈明仁有些忏愧,便提出辞去湖南省主席的职位。毛主席见过电报后,复电称:决定保留其兵团司令和省政府主席的职位,不应变更。

陈明仁见过回复电报后,大受鼓舞,觉得没“赌”错,决定要更加努力地工作。程潜知道这件事后,调笑道:“你呀你,早就跟你说了别发电报,不要有那种顾虑,你非要发。这份复电完全是意料之中的嘛。”

应毛主席的邀请,陈明仁在1949年9月3日,启程去往北京,聂荣臻亲自迎接了他;当天,毛主席就接见了他,与他交谈甚欢,聊了一个多小时;第二天晚上,朱老总来到陈明仁在北京的下榻处——六国饭店看望他。

第三天,朱老总特地宴请陈明仁、程潜,刘伯承、粟裕、黄克诚、陈毅等解放军高级将领作陪。朱老总知道陈明仁喜辣后,亲自下厨做了一盘充满四川风味的菜肴。


新中国成立以后,陈明仁在湖南军区做副司令员,兼领着四野21兵团司令员、中南政治委员会委员的职位;后来广西剿匪,他也率兵去了。之后的日子里,他一直干着自己能干的事情,例如抗洪救灾,边防守备等,直到身体不好,做不下去了才离职。

陈明仁虽然在国民党里待的时间超过解放军,但他天生就像个共产党人。起义后,陈明仁将5处住宅无偿赠给国家。这些住宅都是过去他用命搏杀换来的,亲朋好友劝阻,他都是淡淡回答:“现在党给我的待遇很高,用不着这么多住房。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应该教育他们为国家创造财富,而不是躺在祖辈的财产里无忧无虑的生活。”

儿子陈扬钊见父亲陈明仁的老部下,托关系将女儿送到广州参军,便生出让自己的儿子也去广州当兵的想法,便把想法告诉儿子陈见北。陈见北找到爷爷陈明仁,说自己也要去广州当兵,那边同意接收了,只要爷爷你写个条子。

陈明仁仔细端详了一下孙子陈见北,觉得他是个当兵的好材料,部队能够锻炼人,可不代表他愿意带头违背征兵规定,托关系让自己的孙子从军啊。陈明仁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情,旁人也不会说什么闲话,可他就是不做。


1972年开始,陈明仁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一查才知道得癌症了。身患绝症的事情不胫而走,朋友、亲戚、各级领导纷纷来看望他,周恩来把他送到北京解放军总医院治疗。几个月后,病情有所好转,叶剑英提议,陈明仁可以与妻子萧毅去南方杭州走一趟,见见儿孙。

杭州待了一个多月,陈明仁夫妇便告别儿孙,回到北京继续接受治疗。大家都知道,以当时的技术,治理好癌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能尽力不让病情恶化,多活一段时间是一段时间。

陈明仁卧病在床,周恩来、毛主席都是密切关注着他的病情,无微不至地照顾。他感动得泣不成声,本就虚弱的身体更加虚弱了,但他还是用风箱般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对妻子说:“是毛主席、周总理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今他们还想把我从死神手里抢回去。”

生命的最后时光,病痛折磨着陈明仁,让他汗如雨下,可他就是不肯用吗啡来缓解,就是咬紧牙关,没有呻吟,也没有抽泣。妻子萧毅在一旁边默默掉眼泪,边给他擦汗。

为什么不叫喊?为什么不哭?为什么不用吗啡?陈明仁是这样说的:“我这一辈子,除了毛主席、共产党,从没向任何事、任何人低头屈服,蒋介石不例外,病痛也不例外。”


弥留之际,陈明仁向妻子萧毅叮嘱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我要走了。你要永远相信党,要永远跟党走,要和孩子们一起将全部财产奉献给国家和人民。那些在动乱中被查抄的东西,若是有朝一日能被归还,请把这些财物交给国家,以报我对祖国的最后一份心意。这样,我在九泉之下,当笑慰瞑目了。”

1974年5月21日,陈明仁上将永远离开人世。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