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 » 三湘名人 » 毛泽东 » 正文

毛泽东十四次回韶山实录2(第十一次至第十四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9-05  作者:湘江水转载  浏览次数:654
核心提示:第十一次:带着妻儿回韶山1925年2月6日, 毛泽东带着妻子杨开慧和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回到韶山。这次回乡, 毛泽东是以养病为由




紧接上页(毛泽东十四次回韶山实录1(第一次至第十次)  http://www.hunaner.net/person/show.php?itemid=144

第十一次:带着妻儿回韶山

1925年2月6日, 毛泽东带着妻子杨开慧和两个儿子毛岸英、毛岸青回到韶山。这次回乡, 毛泽东是以养病为由向党中央请假的。这是毛泽东回乡时间最长的一次, 200天左右。这次回到韶山, 毛泽东一面休养, 一面调查农村情况。他潜心研究农民问题, 激发农民的革命热情, 播下革命种子, 用他后来的话说是“放火烧荒”, 点燃家乡农民运动的熊熊烈火。

毛泽东在家乡积极发动农民运动, 建立党的基层组织, 引起了反动当局的仇视。特别是发动“平粜阻禁”后, 当地土豪劣绅成胥生更是对毛泽东恨之入骨。8月下旬的一天, 他密报湖南省主席赵恒惕:毛泽东在韶山一带组织“过激党”, 煽动农民造反。赵恒惕随即电令:“迅速派兵, 就地正法, 清除心腹之患!”

幸好, 当时在湘潭县知事公署当议员的开明绅士郭麓宾发现了这份密令, 派人连夜报信给毛泽东。得信后的毛泽东平静地说:“从湘潭到这里有九十里路远, 既不通汽车又不通火车, 写信的同志是得信后才派人送来消息的, 所以, 团防局不会那么快。因为他们不熟路, 又不认识我, 等他们找到成胥生再来认路捉人, 那要多久呢?”说完, 毛泽东用开水泡了点饭吃完后, 就坐着弟媳王淑兰雇来的轿子, 装扮成郎中离开了韶山。


第十二次:农民运动“好得很”

1926年底, 正值大革命轰轰烈烈向前发展时, 党内外却传来杂音, 主要是攻击正不断高涨的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 “糟得很”。为回击这种责难和诬蔑, 时任中央农民运动委员会主任的毛泽东回到湖南考察农民运动。

1927年1月4日, 在省委特派员的陪同下, 毛泽东踏上了回韶山考察农运的征程。与两年前相比, 所到之处各祠堂庙宇都已成了农民协会会址。协会组织农民修塘、修坝、禁烟、禁贴、办农民夜校等, 韶山已俨然成为农民的天下。

1月7日, 毛泽东来到了自家祖居地附近的毛震公祠。当地百姓闻知, 早就摆好了30多桌酒席, 为他接风洗尘。席间, 毛泽东看到很多妇女到会, 高兴地说:“过去妇女受到的压迫最深, 除了跟男人同样受政权、族权、神权的压迫外, 还多了一层夫权压迫的苦楚。过去就不让妇女进祠堂吃酒。今日妇女解放了, 应该请你们坐头席才是。”

同时, 毛泽东还高度赞扬了农民的革命精神, 号召他们进一步组织起来, 建立自己的政权。他说:“我搞革命是为了无产阶级事业, 我所爱、所交的朋友都是穿草鞋的没有钱的穷人。我们的革命还才开始, 要彻底消灭封建地主劣绅, 打倒军阀, 赶走帝国主义, 还得三四十年。革命不成功, 我毛润之也不回韶山来了。”

在毛震公祠吃过午饭, 韶山特别区和第三乡、第四乡又在毛震公祠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大会, 毛泽东在会上作了讲话。他说:“世界是变化的, 过去只有土车子, 人靠步行;现在有了汽车, 清早从湘乡到湘潭买肉, 还能赶回湘乡吃早饭。几个月前, 土豪劣绅还在作威作福;几个月后, 农民运动就搞得热火朝天, 把几千年的封建特权打得落花流水, 地主的体面威风全都扫地了。而现在却有人说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 ‘糟得很’, 你们是怎么看的?”

“那是放屁!农民运动就是好!”贫苦的父老乡亲马上回答。

“对, 农民运动好, 好得很!我同意你们的结论。”毛泽东笑着说, “现在革命刚开始, 我们才打倒了几个土豪劣绅, 这好比指甲缝里的污泥还只挖出一点。要彻底消灭土豪劣绅, 实行耕者有其田, 还得攒劲干!”

毛泽东接着风趣地说:“过去遇上灾害, 有人就到仙顶灵山 (韶峰) 上去拜菩萨求雨。我前年回韶山, 有人诉说自己命苦, 八字不好。信八字, 望走好运;信风水, 望坟山贯气。刚刚几个月光景, 土豪劣绅和贪官污吏就一齐倒了台, 难道现在大家都走好运, 都坟山贯气了吗?而地主阶级突然交了坏运, 坟山突然泄气了?土豪劣绅讽刺说:‘巧得很啰, 如今是委员世界呀, 你看屙尿都碰上委员。’的确不错, 城里、乡里、工会、农会, 国民党、共产党, 无不有执行委员, 确实是委员世界。但这也是坟山出的吗?巧得很!乡下穷光蛋的八字忽然都好了!坟山也都忽然贯气了?!神明吗?那是很可敬的。但是不要农民协会, 只要关圣帝君、观音大士, 能打倒土豪劣绅吗?那些关圣帝君、观音大士也很可怜, 敬了几百年, 一个土豪劣绅不曾被你们打倒!现在你们想减租, 我请问你们有什么法子, 信神呀, 还是信农民协会?”

毛泽东一席精辟、通俗的话, 说到了大家的心坎里, 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信农民协会。”

此后几天, 毛泽东在家乡继续作调查。直到1月9日, 他才动身经棠佳阁外婆家前往湘乡继续作调查。


第十三次:革命成功把家还

“别梦依稀咒逝川, 故园三十二年前。

红旗卷起农奴戟, 黑手高悬霸主鞭。

为有牺牲多壮志, 敢教日月换新天。

喜看稻菽千重浪, 遍地英雄下夕烟。”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第一次回到生他养他的地方时所作的诗, 这次距离上一次离别韶山已经有32年之久。毛泽东有感于家乡和祖国的巨大变化, 于是在这次回乡时写下了上面这首《七律·到韶山》, 以表达对家乡、对故土的思念之情。他在这首诗的题记中还特别写道:“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五日到韶山。离别这个地方已有三十二周年了。”

1959年6月25日下午, 毛泽东在国务院副总理、公安部部长罗瑞卿, 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小舟等人的陪同下, 回到了阔别32年的故乡韶山。

第二天, 毛泽东起得很早。他没有叫醒任何人, 就独自一人从象鼻山上山, 直往半山坡走去。他这是要到半山腰的楠竹坨为双亲扫墓。随行人员知道后, 紧追着毛泽东一起上了山。在父母坟前, 毛泽东接过随行人员递过来的松枝圈, 轻轻地放下, 生怕惊醒长眠的父母。然后, 他退了两步, 向着双亲的墓深深地鞠了三躬, 并深情地对随行人员说:“我们共产党人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不迷信什么鬼神。但生我者父母, 教我者党、同志、老师、朋友也, 还得承认。”“我下次来, 还要去看看他们两位。”

从楠竹坨下来后, 毛泽东来到了上屋场那栋被他“毁”掉的家。在父母的卧室, 毛泽东站在双亲的遗像下, 沉思良久后饱含深情地回忆说:“这是母亲有病时, 我接她到长沙时照的。在现在来说, 我父母亲患的都不是很重的病。我母亲患的是腮腺炎, 父亲得的是伤寒, 就现在的医疗水平来说, 都是些小病, 但那时却不能治好。我父亲病故时只50岁, 母亲也只53岁。”

从旧居出来后, 毛泽东到旧居对面参观了韶山学校, 并与师生们合影留念。下午3时, 毛泽东乘车去韶山水库游泳。路过毛氏宗祠门口时, 他对随行人员说:“进去看看, 管他三七二十一, 鞠几个躬再说。”

当晚, 毛泽东请韶山革命烈士的遗属、老人和族人吃饭。其间, 他举杯一一敬酒, 乡情、亲情、友情溢于言表。


第十四次:“我还要回来的”

正是神都有事时, 又来南国踏芳枝。

青松怒向苍天发, 败叶纷随碧水驰。

一阵风雷惊世界, 满街红绿走旌旗。

凭阑静听潇潇雨, 故国人民有所思。

这首《七律·有所思》是毛泽东最后一次回韶山时写下的。这次, 他住在离上屋场旧居4公里远的滴水洞, 用他的话说是在“西方的一个山洞”住了11天。

1959年6月, 毛泽东在韶山故居和家乡的干部、群众合影

1966年6月17日, 毛泽东回到了韶山, 住进了中共湖南省委专门为他修建的韶山滴水洞一号楼。一下车, 毛泽东望着葱绿的群山, 高兴地对随行人员说:“好啊, 这个‘洞子’天生一半, 人工一半, 怕是花了不少钱哪!好吧, 既然修了, 就要管理好, 不要破坏了。”

时值仲夏, 气温较高, 工作人员专门从长沙用卡车拉来几个大木桶和一些冰块, 将冰块分放在木桶里, 用电风扇把冰块吹融变成冷气, 使室内温度降低。毛泽东见后幽默地说:“这种‘土冷气’不错嘛。”

毛泽东这次回韶山, 一是休息, 二是读书, 三是思考正在开展的“文化大革命”的一些问题。所以, 他住进滴水洞后, 任何人都不见, 除了看书、批阅文件外, 就是思考问题。

毛泽东这次是秘密回韶山的, 没有在公开场合露面, 没有去祭扫父母的坟墓, 没有再去那栋生他养他的故居看看, 更没有像七年前回故乡那样宴请父老乡亲。由于是秘密回韶山的, 父老乡亲也不知道他们的主席老乡回家来了。韶山公社党委书记毛继生的女儿当时在滴水洞扒柴时, 碰巧看见了坐在轿车里的毛泽东正用手拉开车帘。回家后, 她就与家人讲起了这件事。谁知, 当晚就有领导找到毛继生, 说主席没有回韶山, 乱讲是要负政治责任的。这样, 毛泽东回韶山的消息才没有传开。一直到1971年林彪事件后, 家乡的人们才知道毛泽东确实在滴水洞住过一段时间。

毛泽东这次回韶山的警卫布置得格外严, 不准任何车辆、行人从滴水洞前经过, 毛泽东本人也没有走出过滴水洞。有几次, 他试图到滴水洞外散步, 但都被工作人员婉言劝阻了。

中共湖南省委知道毛泽东住在滴水洞, 所以有意把当年的一次省委工作会议放在离滴水洞较近的韶山宾馆召开。时任湖南省委代理第一书记的王延春得知毛泽东要在28日离开韶山时, 专门请示毛泽东, 说参加省委工作会议的同志想跟主席照个相, 毛泽东听后欣然应允。

6 月28日早晨, 湖南省委领导王延春、徐启文、华国锋及其他70余人为毛泽东送行。王延春问毛泽东, 是否可以让报纸、电台发个消息。毛泽东听后摇了摇头说:“回来没有与乡亲们见面, 他们也不知道我回来了, 还发什么消息?”

说完, 毛泽东与大家一一握手道别。当与滴水洞管理员廖时雨握手时, 他说:“你要把房子管好啊, 我还要回来的。”

汽车早已按行车顺序排好, 为毛泽东开车的赵毅雍站在汽车旁等待毛泽东上车, 大家分立在道路两侧为毛泽东送行。见此情景, 毛泽东突然说道:“你们都走啊, 我还要进去休息一下。”然后, 他走进一号楼前厅默默地坐下。服务员郭国群、曾彩谋知道毛泽东舍不得离开这里, 含泪为他泡了一杯茶, 又洗了几个水蜜桃放在他面前。郭国群说:“这是您房子东头桃树上摘的, 您尝尝鲜吧, 下次可就难得吃到了!”毛泽东听她这么一说, 高兴地吃了好几个。休息了一会儿, 毛泽东站起身, 打量了一下房子周围, 出来后又看了看左右的山峦, 上车了。

“我还要回来的!”毛泽东离开韶山滴水洞时对着群山大声说的这句话, 久久萦绕在韶山上空。

然而, 毛泽东自己也没有想到, 这竟是他对着韶山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说的最后一句话, 也是他与故乡的永诀。从1910年走出乡关到湘乡东山求学, 直到逝世的66年的漫长岁月里, 毛泽东回故里的次数永远定格在了十四次这个数字上。









 
 
[ 人物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人物
点击排行